【攝影韓風】死亡恐懼與拍攝殯葬儀式


人死後的歸宿幾千年來一直困擾著人類。

因母親患胰腺癌入院治療,韓籍攝影師朴俊浩 始深思人死後歸宿的問題。他在病床旁的時間,經歷到垂死病人淒厲的叫聲,看著悲傷的家人和病人不繼轉換的病床。

「我開始感覺到病人們的痛楚和淒厲的叫聲比死亡本身還來得可怕。」朴先生說道。

在母親過世後,他的生活漂泊流離,14歲時更因與父親不和使他離家出走。接近40歲時他陷入了抑鬱,並試圖通過拍照來緩解壓力。不經不覺間,墓地,殯儀和祈禱場成為了他非常感興趣的地方,這些地方都與生命終結或懷念過世先人有關。在他整理相片時發現,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裏面都是在祈禱的母親。

「無論是對著樹木、石頭、大海、石製佛像或是墓碑⋯⋯」朴先生在解釋,無論母親們怎樣的祈禱,她們的共同願望都是希望孩子們快樂。他說,這啟示是如此強大,以至釋放了他數十年來被壓抑的痛苦和對母親的渴望。

之後,他雖然痊癒, 但是取而代之卻是新的負擔 ——他理解自己的死亡將會給他的妻子和孩子帶來類似的痛苦。

「當我們從父母死亡的創傷走出來時,便要面對自己也會死亡的現實,」朴先生說:「也許我們就這樣一輩子活在死亡的創傷下。」

為了克服這種恐懼,他需要有更深入的理解。 他認為在韓語裏「死亡」一詞也意味著「重生」。他知道佛教有類似的概念——「輪迴」,實踐禁慾主義以達到「佛性」的僧侶已經擺脫了對死亡的恐懼。

朴先生在他攝影系列「The Return」中, 著手捕捉傳統韓國葬禮的元素和儀式以及儒家和佛教儀式。把每次經驗中的「情感」和「啟示」融入相裏非常重要。

朴先生說:「我希望通過死亡本身,懷念先人的行動和記錄這些行為來尋找和思考死亡的意義。」

由於他拍攝的大部分照片涉及神聖場所或秘密地點裏的儀式,因此取得訪問權需時。 作為局外人,朴先生需要與這些地方的「守門人」交談,讓他們道出令人心碎的人生經歷。

朴先生說:「他們悲傷的故事在我心中一直積累下來,也令聆聽和拍攝他們來得更痛苦。」

他一度變得不知所措,更被送院治療,並因而放下了相機。 當朴先生返回工作時,他遇到了一個新問題——我們怎麼才能得永生?

他認為答案很簡單,就是——記憶。

「我們作為記憶存活在他人的腦海裡。」他解釋道。「我們怎樣才能被人記住?同樣的問題:我們應該怎樣渡過餘生?關於死亡的嚴肅思考可以將人的生命從貪婪和自私轉變成尊重和誠意,從拜金轉變成尋找真理。」

朴先生從他的作品中獲得的些微見解以及相機的治癒能力中找到了安慰。

「我相信攝影有一定的治癒能力。」朴先生說道。 「攝影可以幫助我們面對創傷。 如果能人們能透過我的作品面對自己的創傷,我認為它可以幫助治愈和治癒創傷。」

文|John Otis
譯|Felix Tang @ Ménos
原文:https://mobile.nytimes.com/2018/04/30/lens/photographing-death-rituals-korea.html

© 2018 Menos